轉換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頁 > 報刊   

[名家小輯]一斤九兩重的吃喝欠條
作者:吳 非

《雜文月刊(選刊版)》 2007年 第09期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少年時代,人的記憶最好。教育學家主張在這一階段記誦一些終生有用的東西,比如讀一些古詩文、經典作品,記一些定理、原理等等。我上小學時,教科書和課外讀物基本為紅色教育,有些內容,即使沒在意,也忘不了。比如,說長征路過什么地方,群眾跑了,家家戶戶鎖上門,紅軍找不到吃的,快要戰死了,這時無意挖到老鄉埋的糧食,不得不吃了,但走時埋下兩塊銀元和一封致歉信。還有,餓得要倒下了,不得不吃了老鄉兩個蘿卜幾個山芋,也要在地頭放下幾個銅板……這些故事看多了,我們那一代人受到了很深刻的教育。
       上面說的是長征,是非常時期。日常生活中。吃阪付錢是天經地義的事。吃飯不給錢,算什么事?民間吃白食的都是些什么人?少年時代,從舊時代的史料上看到,上海灘的流氓天津衛的青皮,滿臉橫肉,牙上包金,吃完了嘴巴一抹就走人。后來又有電影《小兵張嘎》,里面有個胖翻譯官,吃西瓜不給錢,一舉成為全國人民都鄙視的反面形象。
       誰知道那些“典型”活成了當世的“非典型”!如今,勒索點吃的喝的抽的用的。仿佛都算正常;那些一塵不染遵紀守法的,反而成為典型。
       就說公款吃喝,我們每年都能看到鄉鎮干部把飯店活活吃垮的事。6月初,河南《大河報》報道,開封市通許縣大崗李鄉的萬國生自1992年6月承包鄉政府食堂后,鄉政府歷任書記、鄉長都曾在此吃飯簽單,有的已經調到別的單位任職,但仍有欠款未還。萬國生為討債奔波各地,目前仍有698張欠條,約一斤九兩重,欠款近人民幣70萬元。報道稱,鄉政府已與萬國生協商還款計劃,每年還一萬元。對此,萬國生表示,今年都已56歲,70萬元的欠款,即使不算利息,等欠賬全部要回來,也得活到120歲。
       讀到這樣的新聞,往往一笑了之。這種事太多,多到令人厭煩。比起巨額貪污受賄、攜款外逃之類,吃飯欠賬至多是無賴行徑,夠不上犯罪。平心而論,這個鄉政府有一點尚須肯定:畢竟他們留下了一斤九兩重的吃喝欠條,沒有耍無賴,也沒有砸店打人。他們的毛病在于管不住自己的嘴,窮了還要吃,欠賬也要吃,這種風氣太壞了。自己吃飯自己付錢,為什么這種簡單到極點的規矩在中國現在的官場不能普及?王蒙自傳第二部《大塊文章》中記一軼事,作為文化部長參加在中南海的會議,看到喝茶要交五角錢,不交錢的只能喝白開水。可是出了中南海,京城未必通行這個規矩:到了外省,更會是聞所未聞。否則王蒙何至于要把這點事寫到自傳中去?
       網上有篇文章。真實度比較高。中國軍人訪問美軍基地,基地司令邀請共用午餐。餐畢,來了一名軍士,對基地司令說:“長官,你們的餐費是每人七美元。”司令掏出錢包,取出了七美元,其他的軍官也紛紛掏出錢包,互換零錢,交給軍士。中國代表團也集體交了餐費。——有誰會譏諷美國人窮酸?有誰會指責那位基地司令沒教養?值得反思的恰恰是我們。想一想吧,每天從早到晚,從城市到鄉鎮,從豪華賓館到鄉村雞毛店,有多少“各級各類”干部在飯桌旁吃喝啊!他們花的是公款,公款用光他們就以政府的名義欠款,寧可這樣也不肯自己掏腰包!那么,他們準備到什么時候還呢?
       前一段時期,輿論針對國人海外形象問題發表了許多有價值的見解和建議,但我認為,干部的“吃飯不付錢”比隨地吐痰、隨處喧嘩的惡習更為不堪,特別是在一個走向法治、走向文明的社會里。
       我想,70年后,120歲的萬國生先生可以把這些欠條送到歷史博物館去,讓后代看一看,我們這個時代各種好玩的事。朋友說,存放在歷史博物館的得是稀罕物件,這種欠條隨處可見,不值錢。而今連民工的工資都敢拖欠,一拖欠就是好多年,把債權人拖得傾家蕩產,拖到老病而死的都有,像這種欠70萬元飯錢的可能真不算什么。
美女捕鱼短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