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換到繁體中文

您的位置 : 首頁 > 報刊   

[專題探討]試論道教戒律建設的發展歷程
作者:丁常云

《中國道教》 2004年 第06期

  多個檢索詞,請用空格間隔。
       
  道教戒律建設,是道教教制建設的重要內容,是加強道門自身建設和提高信仰水平的有效手段。一方面,戒律從信仰的角度,可以最大限度地維護道教教義、道教經籍、道教科儀、道教活動場所、道士和道教組織等宗教要素的神圣、尊嚴和崇高,也可以最大限度地肯定道教的信仰與價值,肯定道教的神圣性,進而肯定道教徒的信仰追求和價值選擇;另一方面,戒律也可以極力維系道門內部的嚴肅性、清靜性和純潔性,有助于逐步實現道教徒的人生理想,從而切實體現道教的真正價值。因此,歷代道教徒都十分重視道教的戒律建設。本文將以傳統道教戒律建設為視角,對傳統道教戒律建設的發展歷程進行一些考察和研究,希望對當代道教戒律的建設有所啟迪和借鑒。
       

       
  一、早期道教的戒律建設
       

       
  道教正式創立于東漢,隨著太平道和正一盟威道的出現,它標志著早期道教正式形成。這里所說的早期道教主要指道教創立至魏晉南北朝時期,這一時期的道教已經基本完成了它的創教階段,并逐步走向了成熟期。早期道教,就已經開始注意和重視道教的戒律建設。這一時期的道教戒律建設主要分為三個階段:一是早期道教戒律的雛形期;二是早期道教戒律的正式形成期;三是早期道教戒律的發展期。
       

       
  (一)早期道教戒律的雛形
       
  道教初創時,正一盟威道就規定了一些內部的組織紀律,名曰科律。《太平經》中大多為“道誡”,《老子想爾注》則更重“道戒”,認為“戒為淵,道猶水,人猶魚”,強調無戒則道不存,無戒則人不存。《三國志·張魯傳》、《后漢書·劉焉傳》及注引《典略》等稱:“教以誠信不欺詐,有病自首其過”;“置義米肉,懸于義舍,行路者量腹取足;若過多,鬼道輒病之”;“有小過者,當治道百步,則罪除”;“又依《月令》,春夏禁殺;又禁酒”等。雖然,這些都還不是正式的道教戒律,但是卻已經形成了早期道教戒律的雛形。
       
  根據朱越利先生等研究認為:“原始道教已有戒律。初期有些戒律與齋合在一起。所謂節食齋、心齋,要求祭祀必恭敬清潔,要求去欲除穢,實際上就包含著戒”。陳耀庭先生則認為:“道教從它創立之初就制定了嚴格的規戒制度。例如《老君想爾戒》、《老君說一百八十戒》等。”可見,道教戒律的起源是很早的,它幾乎與道教創立是同步的。也就是說,我們的道教先輩在創立道教時就已經意識到戒律的重要性,并在創教過程中就開始注意加強道教的戒律建設。那時的道戒,雖然只是一種道教戒律的雛形,但卻為后世道教戒律的建設奠定了基礎。
       

       
  (二)早期道教戒律的正式形成
       
  根據現有的研究成果,也根據道教歷史發展情況,我們一般認為,道教最早的正式戒律應當是以想爾九戒等為典型的一類道教戒律。《道教義樞》卷二《十二部義》稱:“戒之為義,又有詳略”,“略者,道民三戒,箓生五戒,祭酒八戒,想爾九戒”。《三洞珠囊》卷六《清戒品》引《正一法文》云:“凡為道民,便受護身符及三戒,進受五戒、八戒,然后受箓”。可見,早期道教就有所謂三戒、五戒、八戒、想爾九戒等戒律。但此三戒、五戒、八戒究竟指的是何種戒律呢?芽根據卿希泰先生的研究認為,這里的三戒、五戒、八戒,當為“洞神三戒,洞神五戒,洞神八戒;想爾九戒即《太上老君經律》之道德尊經之想爾戒。” 我們認為這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這些戒律的基本思想主要來源于老子《道德經》,體現了《道德經》“守清靜、戒貪欲”的精神。如《洞神五戒》的基本內容是:目不貪五色,耳不聽五音,鼻不貪五氣,口不貪五味,身不貪五彩。道德尊經想爾戒的內容是:行五為,行柔弱,行守雌,勿先動,此上最三行;行無名,行清靜,行諸善,此中最三行;行無欲,行知止足,行推讓,此下最三行”。從上述部分戒律,可以看出其基本內容都充分體現了老子的思想。想爾戒之名,也源出于《老子想爾注》,體現了老子《道德經》的宗旨。所以,我們認為“洞神三戒,洞神五戒,洞神八戒和想爾九戒”最有可能是早期道教的戒律。它們的出現,標志著早期道教戒律的正式形成。
       

       
  (三)早期道教戒律的發展
       
  隨著道教正一盟威道的發展,早期道教也逐步走向成熟,而道教戒律的內容也更加具體和繁復。劉宋時期出現的《三天內解經》說:老君在漢安元年“付張(陵)正一盟威之道,新出老君之制。罷廢六天三道時事,平正三天,洗除浮華,納樸還真,承受太上真經,制科律。積一十六年,到永壽三年,歲在丁酉,與漢帝朝臣,以白馬血為盟,丹書鐵券為信,與天地水三官、太歲將軍,共約永用三天正法,不得禁固天民,民不妄淫祀他鬼神,使鬼不飲食,師不受錢,不得淫盜,治病療疾,不得飲酒食肉,民人唯聽”。東晉南北朝時,天師道還撰寫了一些戒律專著,如《太真科》、《玄都律》等,對道教組織、紀律和道士的言行作了更為詳細的規定。但是,遺憾的是這些道書皆已亡佚,只有在《三洞珠囊》、《要修科儀戒律鈔》、《一切道經音義妙門由起》等道書中保存有部分佚文,從中可見到《玄都立身行道律》、《入治律》、《上章律》等方面的部分律條。這些戒律的相繼出現,標志著早期道教戒律得到了一定的發展。
       
  魏晉南北朝時期,是道教分化、發展和改造、充實階段,這一時期的道教已經得到初步發展。“主要表現是天師道已由原來的局部地區傳播到大江南北,繼之而起的上清派和靈寶派,又于東晉后期產生于江南。這就為道教的進一步發展打下了初步的基礎”。因此,早期道教戒律在南北朝時期,也得到了很大的發展,具體表現為大量道教戒律書籍的出現。除上述所列部分亡佚的戒律經書外,現存明版正統《道藏》中,還收錄:《老君想爾戒》(見《云笈七簽》卷38)、《老君音誦戒經》、《赤松子中誡經》、《太上經戒》、《女青鬼律》、《玄都律文》、《老君說一百八十戒》、《太上老君戒經》、《太上老君經律》、《正一法文天師教戒科經》等戒律經書,這些道教戒律經書,都是早期道教戒律,出于魏晉南北朝時期,現分別作一簡要介紹,以窺早期道教戒律的發展情況。
       
  《老君想爾戒》是早期道教的戒律。其戒文分上中下三行,每行三條共九條,故又稱老君二十七戒。即:“行無為,行柔弱,行守雌,勿先動,此上最三行。行無名,行清靜,行諸善,此中最三行。行無欲,行知止足,行推讓,此下最三行。”該經稱:想爾戒為“道舍尊卑同科”。若“九行備者,神仙;六行備者,壽;三行備者,增年”。(11)根據現代道教學者研究:“老君想爾戒是五斗米道《老子想爾注》戒律思想的集中體現。” (12)因此,想爾戒是早期道教最具有代表性的戒律。
       
  《老君音誦戒經》為北魏著名道士寇謙之撰,收入《道藏》洞神部戒律類。(13)據《魏書·釋老志》稱:北魏初道士寇謙之托太上老君降臨嵩山,“賜汝《云中音誦新科之誡》二十卷”。令其“宣吾《新科》,清整道教,除去三張偽法,租米錢稅,及男女合氣之術”。(14)此《云中音誦新科之誡》即為《老君音誦戒經》。該經全篇各條,大多以“明慎奉行如律令”結尾,表示其內容是必須奉行的戒律。陳耀庭教授認為:“貫穿于全篇的是‘并教生民,佐國扶命’的儒家倫理觀,主張臣忠子孝,夫信婦貞,兄敬弟順,安貧樂賤,信守五常。”(15)可見,該戒經是當時清整道教的戒律條文,也是寇謙之改革天師道的重要舉措。
       
  《赤松子中誡經》約出于魏晉時期,葛洪《抱樸子·微旨篇》所引用《赤松子經》,當即此書。原經一卷,收《道藏》洞真部戒律類。經文假托軒轅黃帝與赤松子問答,討論禍福報應之理。經稱:世上之人皆與天上某一星辰相應,星辰主管人貧福生死,隨人言行之善惡而予以禍福報應。(16)可見,此經是一本勸善修仙的規戒著作,對后世道教修持理論有重要的影響。
       
  《太上經戒》約出于南北朝,收入《道藏》洞神部戒律類。(17)本書從早期道教經典中摘錄六種戒律,匯集成編。包括“玉清經十戒”、“智慧上品大戒”、“太霄瑯書十善十惡”、“思微定志經十戒”、“妙林經十戒”、“老君二十七戒”等。六種戒律大旨皆勸人行善去惡,奉守戒律,勿殺戮、偷盜、貪淫、欺詐、違逆父母師長等等。
       
  《女青鬼律》從內容看,應為魏晉南北朝時天師道戒律,收入《道藏》洞神部戒律類。(18)書中宣稱:自后天皇元年以來,天下有無數惡鬼傷害人民。太上不忍見之,乃于后天皇二年七月七日,“下此《鬼律》八卷,記天下鬼神姓名、敕天師張道陵,使敕鬼神不得妄轉東西南北”。書中記錄各種鬼神姓名,并假托太上和張天師勸導信道男女行持戒律,念誦鬼名,如此則可趨吉避兇,“萬鬼不干,千神賓伏”。(19)
       
  《玄都律文》是早期天師道重要的戒律之一,約出于南北朝后期。原書卷數不詳,北周《崇文總目》著錄《玄都律編》八卷;南宋《秘目》著錄《玄都律》十五卷;《通志·藝文略》著錄《玄都律》二十五卷。今《道藏》本僅存一卷,收入《道藏》洞真部戒律類。(20)殘本輯錄道教戒律,分為六品,即“虛無善惡律”、“戒頌律”、“百藥律”、“百病律”、“制度律”、“章表律”。律文主要宣傳善惡報應觀念,勸導道教信徒遵守道門律例,行善濟世,去除惡行。
       
  《老君說一百八十戒》是早期天師道重要的戒律之一,約出于南北朝時期,《云笈七簽》收錄卷三十九。(21)全篇包括敘文及老君所說戒律一百八十條。敘文重點告誡天師道男女祭酒當督率道民奉守戒律,行善積德,死后方可升仙。老君一百八十條,包括不得多蓄仆妾,不得淫人婦女,不得偷盜人物,不得殺傷一切生命,不得妄取人錢財等。
       
  《太上老君戒經》約成書于南北朝。唐王懸河《三洞珠囊》卷九引《老子戒文》,當即此書;《云笈七簽》卷三十九亦節錄此書,題作《老君說五戒》,原書一卷,收入《道藏》洞神部戒律類。(22)此書記述老子西游天竺,路經函谷關,授尹喜《道德經》五千言。尹喜授經之后,又請問持身奉經之法。老君乃授尹喜五戒,并為之解說持戒方法及重要性。五戒即:戒殺、戒盜、戒淫、戒妄語、戒酒。據稱此五戒乃持身之本,持法之根,奉持五戒可得道成真,失戒則受種種報應。
       
  《太上老君經律》約成書于南北朝時期,一卷,收入《道藏》洞神部戒律類。本書為早期天師道戒律匯編。據編首目錄介紹,原書有“道德真經戒”、“老君百八十戒”、“太清陰戒”、“女清律戒”、“道德真經想爾戒”等五種戒律。現《道藏》本僅存前兩篇。(23)可見,該書包含了早期道教的主要戒律內容,是早期道教一部比較全面的戒律著作。
       
  《正一法文天師教戒科經》約出于南北朝,一卷,收入《道藏》正一部。(24)本書原為早期天師道經典《正一法文》殘卷之一,書中輯錄五篇天師道戒科教令,即:“老君戒經”、“大道家令戒”、“天師教”、“陽平治”、“天師五言牽三詩”。該書敘說說戒,解釋奉道持戒之理,勸人修持天師道五戒;還針對當時(曹魏時)正一盟威道組織混亂,科律廢弛,要求諸道官道民清整道治,奉守教令,行善積德,以求太平長生。可見,《正一法文天師教戒科經》主要是從加強道教自身建設出發,利用戒律來進行道教內部的整頓。
       
  通過對于上述早期道教戒律建設的內容考察,我們看到南北朝是早期道教戒律的發展時期;我們也看到初創時期的道教是離不開道教戒律的,也只有戒律建設才能很好地規范道教和發展道教;我們還看到道教戒律對于早期道教的發展所起的作用是巨大妁,其影響也是十分深遠的。
       

       
  二、全盛時期道教的戒律建設
       

       
  魏晉南北朝時期,由于葛洪、寇謙之、陸修靜、陶弘景等先后對道教加以整頓和改造,使道教逐漸從分散的原始狀態進入了相對統一的成熟階段,由民間宗教逐漸趨向貴族宗教,并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統治者的扶植和崇奉,逐步成為具有一定社會地位和影響的傳統宗教,為隋唐道教的進一步發展和繁榮奠定了基礎。
       

       
  (一)魏晉至唐宋時期道教戒律著作
       
  南北朝以后,隨著新道派的紛呈和宮觀制度的興起,規范與約束道士言行的戒律也逐步完善起來。唐宋時的道教進入了它發展史上的全盛時期。這一時期的道教戒律也得到了空前的繁榮。具體表現為:重視道教戒律建設的高道輩出,道教戒律的經書發展迅速。根據道經“三洞”、“四輔”的記載,我們大致可以窺見魏晉南北朝乃至唐宋時期各道派的戒律受持情況。在明《正統道藏》中,三洞部·戒律類共收道教戒律類經文29種,其中洞真部·戒律類12種,即:《太上洞真智慧上品大戒》、《三洞眾戒文》、《太微靈書紫文仙忌真記上經》、《虛皇天尊初真十戒文》、《太上九真妙戒金箓度命拔罪妙經》、《太上十二上品飛天法輪勸戒妙經》、《太極真人說二十四門戒經》、《太真玉帝四極明科經》、《赤松子中誡經》、《太微仙君功過格》、《太清五十八戒文》、《玄都律文》等,洞玄部·戒律類收有11種,即:《太上洞玄靈寶上品戒經》、《太上玄一真人說三途五苦勸戒經》、《太上洞玄靈寶三元品戒功德輕重經》、《太上洞玄靈寶智慧罪根上品大戒經》、《上清眾真教戒德行經》、《洞玄靈寶天尊說十戒經》、《太上洞玄靈寶宣戒首悔眾罪保護經》、《上清骨髓靈文鬼律》、《太上洞玄靈寶法身制論》、《要修科儀戒律鈔》、《齋戒箓》等,洞神部·戒律類收有6種,即:《太上老君戒經》、《老君音誦戒經》、《太上老君經律》、《太上經戒》、《三洞法服科戒文》、《正一法文天師教誡科經》等。太玄、太平、太清、正一四輔沒有分類,其中涉及道教戒律的經書主要有:太玄部的《云笈七簽》,太平部的《洞玄靈寶三洞奉道科戒營始》、《道門經法相承次序》、《道教義樞》、《無上秘要》等,正一部的《太上出家傳度儀》、《三洞修道儀》、《傳授經戒儀注訣》、《正一修真略儀》、《傳授三洞經戒法箓略說》等。以上每一種戒律經文中都有很多非常具體的戒律條文,且內容十分豐富,范圍也非常之廣。
       

       
  從上述諸多戒律及其歷史背景來看,我們發現道教戒律的發展經歷了一個由簡到繁、又由繁到簡的過程,它的這一過程結合和適應了不同時代、不同道派的發展需要;我們還發現,道教戒律的繁簡又與這一時期的道教盛衰有著密切關系。唐宋是中國道教發展的高峰,道教戒律也最為豐富,并出現了一些在戒律建設方面很有影響的高道和戒律經文,如:唐代朱法滿《要修科儀戒律鈔》,唐代張萬福《三洞眾戒文》,宋代張君房《云笈七簽》等,都是影響后世道教的重要戒律經文。
       

       
  (二)朱法滿與《要修科儀戒律鈔》
       
  朱法滿是唐代玉清觀著名道士,所編撰的《要修科儀戒律鈔》一書,是唐代道教戒律建設的代表之作。該書約出于唐代初期,為道教科戒的類抄,摘引了50余種道書,主要有:《九天生神章》、《真藏經》、《太真科》、《太平經》、《本相經》、《升玄經》、《本際經》、《明真科》、《四極明科》、《登真隱訣》、《玄都律》等。(25)全書共十六卷,收入《道藏》洞玄部戒律類。(26)書中分類抄錄道教各種科儀戒律,所引道書皆為六朝至唐初之三洞經戒科儀。其中,卷一至卷二輯錄道士傳授、講誦道經之科儀;卷三錄道教弟子奉師禮儀;卷四至卷七輯錄各種戒律愿念;卷八至卷九輯錄各種行齋科儀;卷十至十一輯錄治屋、治名、治所屬、治室之法,以及各種上章奏表科儀;卷十二至十四抄錄各種行道結緣之雜儀;卷十五至十六輯錄道士及各種人等疾病喪葬之儀。“全書征引廣博,編次有序,是研究六朝隋唐道教科戒制度的重要典籍”,(27)也是南北朝至隋唐時期道教戒律建設的重要標志。
       

       
  (三)張萬福與《三洞眾戒文》
       
  張萬福是唐代長安清都觀著名道士,又稱張清都,后授大德稱號。玄宗時親為金仙、玉真二公主授道錄,為三洞高功法師。著有《三洞眾戒文》、《三洞法服科戒文》、《傳授三洞經戒法錄略說》、《醮三洞真文五法正一盟威靈立成儀》、《洞玄靈寶無量度人經訣音義》、《太上洞玄靈寶三洞經誡法錄擇日歷》、《洞玄靈寶三師名諱形狀居觀方所文》等。(28)在張萬福眾多著作中,又主要是以戒律著作為主,其中《三洞眾戒文》、《三洞法服科戒文》、《傳授三洞經戒法錄略說》都是具有一定影響的道教戒律著作。《三洞眾戒文》原書二卷,《道藏》本合為一卷,收入洞真部戒律類。卷首作者自序稱:三洞諸經,說戒多矣!學道求真,莫不先持齋戒。故《靈寶升玄不虛章》云‘皆從齋戒起,累功積宿緣’”。(29)可見,《三洞眾戒文》是作者從諸經中錄出的戒文,旨在方便道士誦習持守,戒除惡行。書中所錄戒文有:“始起心入道三歸戒文”、“靈寶初盟閉塞六情戒文”、“三戒文”、“五戒文”、“三訣文”、“八敗文”、“十三禁文”、“七百二十門要戒律訣文”等。作者在編錄戒文的同時,還略說受戒持戒之法次要旨,強調以守心制心為奉戒之本。因此,《三洞眾戒文》是一本方便道眾使用的戒律手冊,具有很強的針對性和實用性。《三洞法服科戒文》系抄錄道經《天師請問法服品》而成。經文假托太上授天師張道陵法服、法具,為之解釋各等仙真所穿法服之區別。太上又為天師說科戒四十六條,規定道士穿戴、脫去、制作、放置法服之規章禁戒。據天師稱:凡不依科戒,“應服不服,非服而服,皆四司考魂,奪算一千二百”。(30)可見,《三洞法服科戒文》是對于規范道士法服方面的戒律條文。《傳授三洞經戒法錄略說》共二卷,收入《道藏》正一部。該書主要述說了傳授道教經戒法錄之階次,并解說其要旨。謂道士“凡初入法門,皆須持戒。戒者,防非止惡,進善登仙。眾行之門,以之為鍵”。又稱:“學道不修齋戒,徒勞山林”。(31)書中最后記錄唐代金仙、玉真二位公主在長安兩次接受道教法錄之盛況,具有十分重要的史料價值。
       

       
  (四)張君房與《云笈七簽》
       
  張君房是宋代著名道士,為宋真宗時進士,曾任尚書度支員外郎,集賢校理、御史臺等職,后謫官。大中詳符五年,被薦主持編修校正秘閣《大宋天宮空藏》4585卷。天禧三年寫錄成七藏以進之。張君房從中又擇其精華,編成《云笈七簽》一百二十卷。該書“是研究北宋以前道教經典教義及其方術、歷史之重要資料”。(32)《云笈七簽》卷三十七至四十專門介紹道教戒律,是宋代道教最全面的戒律著作。主要有:五戒十善、玉清經本起五戒、智慧本愿大戒、十善勸助戒、太霄瑯書十善十惡、思微定志經十戒、妙林經二十七戒、老君想爾戒、老君二十七戒、老君說一百八十戒、老君說五戒、化胡經五戒、大戒經十戒、百病百藥、初真十戒、清戒、女真律戒、太上黃素四十四方經戒、金書仙志戒、上清大洞戒、靈寶戒、八戒,等等。可謂是宋代道教戒律的集大成著作。
       
  從唐代朱法滿《要修科儀戒律鈔》和《云笈七簽》歲手的戒律中,我們大致可以看出,十善勸助戒、定志經十戒、大戒經十戒、玉清經本起五戒、老君想爾九戒、老君二十七戒、老君百八十戒、百病百藥戒等,為唐宋時期道教的基本戒律。由此我們也看出,道教在全盛時期的戒律建設情況是空前的繁榮,這一時期的許多道教戒律至今仍然具有十分重要的現實意義。
       

       
  三、明清時期道教的戒律建設
       

       
  和唐宋時期的道教相比,明清時期則是道教逐步走向衰落的時期。主要原因是“道教本身創新方面建樹不多,故道教逐步衰落”。(33)明清以后,道教日趨衰微,道教戒律也日漸松弛,曾經紛繁、復雜、苛酷的道門戒律漸不為人知,失去了它的約束力、影響力和宗教意義。于是,道內有識之士,又力圖在整頓革新中重整道教,他們的共同做法,又都是強調規戒、堅定信仰。這里僅舉明代天師張宇初和清代龍門中興之主王常月二例來加以說明,并從中窺見明清時期道教的戒律建設情況。
       

       
  (一)張宇初與《道門十規》
       
  四十三代天師張宇初掌教后,很快意識到道教所面臨的危機,思圖整頓革新。針對當時道教戒律松弛、道風不純的問題,撰成《道門十規》,以“激勵流世,昭宣圣制,永為奕世繩規”。(34)他從加強教內規戒入手,繼承全真教風,清整清規戒律。針對當時道教組織松散、戒律松弛之弊,張宇初提倡初期全真派的道風,強調恪守清規戒律,這是重整道風的首要任務。他在《道門十規》中告誡道士“其初入道,先擇明師參禮,開發性地,恪守初真十戒”,以此來“收悉身心,操持節操”。(35)也就是說,學道之人,首要任務是強調信仰,守持規戒。而信仰與持戒又是相互影響的。可以想像,一個沒有信仰的道士,是不可能恪守戒規的。所以“凡行持之士,必有戒行為先”。同時,張宇初還從歷史教訓出發,規誡正一道士說:“至若趙歸真、林靈素之徒,偶為世主所崇尚敬禮,既為富貴所驕,有失君臣之分,過設夸誕之辭,不以慈儉自守,亦取議當時后世多矣,是切為后戒!”(36)要求道士要以信仰為重,以持守戒規為要,千方不要過于追求名利富貴,因為這不是一個真正道士的所為。張宇初心目中的道士標準,是符合道教教義思想的,這不僅是當時道教徒應該遵守的,而且即使當代道教徒也是值得提倡的。
       

       
  (二)王常月與《碧苑壇經》
       
  全真派在明代雖然較為沉寂,但清初卻稍有中興之象,涌現出一批高道,其學說有人發揮,教理、教義有人闡揚,其中最有影響的首推著名道士王常月。王常月自幼喜好讀書,于《老》、《莊》、經史無不涉獵。二十歲外出求師,兩遇龍門六祖趙復陽,受其“天仙大戒”,后隱居華山。明末,至北京白云觀,被推任為住持。清世祖順治時封為國師,賜紫衣,開壇傳戒。收授道徒千余人。“是全真教教門內公開傳戒的第一人”。(37)后又至南京,在江浙一帶傳戒收徒;又往武當山傳授道戒。所傳戒法分“初真”、“中極”、“天仙”三等,亦稱“三壇大戒”,為全真教派授戒法規。通過王常月的努力,使久衰的全真龍門派得到恢復和發展。
       
  王常月有感于明季“玄風頹敝,邪說流行”,以振宗興教、光復全真祖風為自任,以清整戒律為中興龍門的主要措施,他在繼承《全真清規》等戒律思想的基礎上,著《初真戒說》,其弟子根據他在南京說戒的記錄整理而成《碧苑壇經》。王常月的道教戒律思想主要體現在《碧苑壇經》和《初真戒說》二書中。全真道初創時期,戒條簡單,尚無繁文縟節。據《缽鑒續》載,趙真嵩對王常月說:龍門戒法自邱處機以來,代代皆“單傳秘授,不能廣行”,四百年來未顯于世,致使道門戒律威儀衰頹不振,特以“三百年來獨任之事”咐囑王常月,命他待時而出,傳戒宏教。于是,他清整戒律,端正道風,強調“戒行精嚴”,并對此作了詮釋,即“降心順道喚作戒,忍耐行持喚作行,一絲不染喚作精,一毫不犯喚作嚴。始終不變喚作持戒,窮困不移喚作守戒”。《碧苑壇經》共22篇,既講修煉次第,又講修煉方法。提出入道學仙,須按皈依三寶、懺悔罪業、斷除障礙、舍絕愛緣、戒行精嚴、忍辱降心、清靜身心、求師問道、定慧等持戒二十要,以此修行;并須嚴持初真、中極、天仙三極道戒,以戒、定、慧為漸進之基。實際上,王常月是將內丹修煉理論貫穿于戒律說中,強調明心見性,認為“命在性中”,明心見性須從持戒降心、日用常行中去樸實用功,性見則命在,亦是得道。因此,王常月的說戒,重點強調“戒行精嚴”。并認為“仙圣無門,皆從戒入;圣賢有路,皆自戒行。”(38)還認為“持戒在心,如持物在手,手中之物,一放即失,心中之戒,一放即破。世間王法律例,犯則招刑;天上道法,女清戒律,犯則受報。”(39)可見,在王常月的心目中戒律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因此,王常月中興龍門的一個有力武器就是道教戒律建設,他不僅十分看重道教戒律的作用,而且還豐富和發展了道教戒律。
       
  由此可見,明清時期的道教戒律建設的代表作主要是《道門十規》和《碧苑壇經》。經張宇初和王常月在戒律建設方面的努力,雖然在加強道教自身建設方面起到了一定的積極作用,但是由于道教總體已趨于衰落趨勢,所以對于道教的發展收效甚微。當然,他們在道教戒律建設方面所取得的成就是值得我們當代道教徒學習的,他們為道教戒律建設不懈努力的精神是值得加以弘揚的。
       
  注:
       
  ①《三國志》卷8《張魯傳》,第1冊,263-264頁。
       
  ②朱越利、陳敏主編《道教學》261頁,當代世界出版社,2000年6月版。
       
  ③卿希泰主編《中國道教》第2卷,235頁,東方出版中心,1996年5月版。
       
  ④《道藏》第24冊,818頁。
       
  ⑤《道藏》第25冊,326頁。
       
  ⑥卿希泰主編《中國道教史》第1卷,561頁,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12月版。
       
  ⑦見《三洞眾戒文》卷下,載《道藏》第3冊,399頁。
       
  ⑧見《太上老君經律》,載《道藏》第18冊,218頁。
       
  ⑨《三天內解經》卷上,載《道藏》第28冊,414頁。
       
  ⑩卿希泰主蝙《中國道教史》第1卷,398頁,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12月版。
       
  (11)《云笈七簽》卷38,《道藏》第22冊,269
       
  頁。
       
  (12)卿希泰主編、陳耀庭副主編《中國道教》
       
  第2卷,346頁,東方出版中心,1996年5月版。
       
  (13)《老君音誦戒經》,《道藏》第18冊,210頁。
       
  (14)中國道教協會研究室編,《道教史資料》第140頁,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5月版。
       
  (15)《中國學術名著提要》第747頁,復旦大學出版社,1997年4月版。
       
  (16)見《赤松子中誡經》,《道藏》第3冊,445頁。
       
  (17)《太上經戒》,《道藏》第18冊,222頁。
       
  (18)《女青鬼律》,《道藏》第18冊,239頁。
       
  (19)《女青鬼律》卷1,載《道藏》第18冊,239頁。
       
  (20)《玄都律文》,《道藏》第3冊,456頁。
       
  (21)《云笈七簽》卷39《說戒》,《道藏》第32冊,270頁。
       
  (22)《太上老君戒經》,《道藏》第18冊,201頁。
       
  (23)《太上老君經律》,《道藏》第18冊,218頁。
       
  (24)《正一法文天師教戒科經》,《道藏》第18冊,232頁。
       
  (25)見卿希泰主編《中國道教史》第2卷,286頁,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12月版。
       
  (26)《要修科儀戒律鈔》,《道藏》第6冊,922頁。
       
  (27)胡孚琛主編《中國道教大辭典》第298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8月版。
       
  (28)胡孚琛主編《中國道教大辭典》第96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8月版。
       
  (29)《三洞眾戒文》,《道藏》第3冊,396頁。
       
  (30)《三洞法服科戒文》,《道藏》第18冊,231頁。
       
  (31)《傳授三洞經戒法錄略說》,《道藏》第32冊,185頁。
       
  (32)胡孚琛主編《中國道教大辭典》第230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8月
       
  版。
       
  {33}朱越利、陳敏著《道教學》第106頁,當代世界出版社,2000年6月版。
       
  {34}《道門十規》,《道藏》第32冊,147頁。
       
  {35}《道門十規》,《道藏》第32冊,148頁。
       
  {36}《道門十規》,《道藏》第32冊,149頁。
       
  {37}胡孚琛主編《中國道教大辭典》第196頁,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5年8月版。
       
  {38)《碧苑壇經》卷上,《藏外道書》第10冊,168頁。
       
  {39)《碧苑壇經》卷上,《藏外道書》第10冊,169頁。
       
  (作者單位:上海市道教協會)
       
美女捕鱼短视频在线观看